福建11选5奖金对照表:第六百九十六章 西南无战事(3)

在线书吧欢迎您!
    (谢谢书友“叁丶xx”的四张月票?。?br />
    水西安氏的势力范围在毕节、大方一带,距离贵阳将近三百里。.最快更新访问: 。不过在明代三百里可是不近的距离,毕竟明代大方和贵阳之间没有黔大高速路相通。

    安坤准备礼物后,带着新结婚的老婆禄氏和亲信手下安重圣在六月二十一日来到贵州省的治所,贵阳城。

    作为贵州的地方实力派,安坤的到来早已经有人通知在贵阳城中的神武皇帝朱宏三。

    朱宏三对安坤也很重视,派出新任贵州巡抚张煌言出城迎接。

    安坤看到城‘门’口一群汉人官员正在迎接自己,赶紧下马来到张煌言面前跪地行礼:“土官水西宣慰使安坤拜见巡抚大人!”

    张煌言上前搀扶起安坤,笑着说道:“安大人果然少年英雄??!”

    安坤站起来打量张煌言,发现新任巡抚是个帅哥,年纪和他差不多,也是二十多岁的年纪。其实张煌言已经快三十了,不过张煌言家境优越,长的面嫩,自然不是山沟土皇帝安坤能比的。

    安坤赶紧将自己准备的黄金三百两拿出来‘交’给张煌言:“巡抚大人,这是水西的一点小意思,恭祝巡抚大人履新!”

    水西矿产资源十分丰富,再加上水西安氏已历一千多年,还是很有点存货的。

    张煌言笑着将礼单收下,然后说道:“安大人见外了,皇帝陛下正在城里等候安大人,咱们进去吧!”

    安坤点点头,看着黝黑的城‘门’,只好硬着头皮走进贵阳城。

    朱宏三临时的驻扎地在城北威清‘门’里的巡抚衙‘门’,朱宏三早已经在这里等候多时了??吹桨怖け瞎П暇吹淖吡私?,朱宏三走下龙椅搀扶起跪拜的安坤说道:“安宣慰使不用多礼,来人??!为安宣慰使赐座!”

    皇帝赐座可是天大的荣誉,安坤听皇帝这么对他一块石头落了地,看样子今天自己应该没什么危险。

    安坤坐下后抬起头看了看坐在上首的神武皇帝,原来也是一个三十多岁的中年人,长的身材高大,留着半尺长的胡须,头戴乌纱璞头帽,身上穿着大红‘色’的五爪金龙袍。这个皇帝样子倒是不错,就是那双眼睛‘精’光四‘色’,一看就不是好东西。

    安坤打量朱宏三,朱宏三也在打量安坤,这个水西土皇帝长的五短身材,身高能有一米六?不过肌‘肉’倒是‘挺’结实,看相貌看不出来年纪。因为云贵高原海拔很高,日照强烈,安坤满脸黝黑,不过朱宏三知道这个安坤在前年才当上宣慰使,年纪只有二十六岁。

    安坤看到皇帝打量自己,赶紧低下头去说道:“皇帝陛下,臣年纪轻,不知进退,在桂王占领贵州时听信小人谗言,上表称臣,请陛下责罚!”

    安坤的宣慰使可是由朱由榔册封的,现在换了皇帝,安坤自然要和朱由榔脱离关系。

    “这个好说,你们水西宣慰司是太祖高皇帝亲自下旨设立的,朕这里自然也要承认,事后朝廷会给你新的册封金册!”

    安坤听皇帝这么说又是松了口气,虽然水西在贵州割据一方,但是历任宣慰使都知道和中央政权是没法对抗的,所以得到中央承认就变得非常重要。

    安坤听皇帝这么说赶紧站起来重新磕头说道:“臣谢陛下隆恩,臣准备了黄金五千斤,鹿皮、熊掌等土产无数,献贡陛下!”

    “嗯,好!朕也准备了些酒水,那咱们边吃边谈吧!正好朕也有事需安宣慰使帮忙!”

    皇帝有令,御宴很快摆上,皇帝请客自然不能小气,菜都是出自南直隶厨师之手,酒都是广东出产的高度酒。

    中国人在吃喝上自认第二,那世界上也就没人敢认第一了。安坤虽然也是土皇帝,但是彝人那种原始吃喝方式哪里能与我天朝上国相比。虽然安坤家中也有汉人的厨子,但是手里自然不能与皇宫的御厨相比。

    皇帝请客吃饭自然不能围坐一张大桌子前一起吃,而是采用的分餐制,皇帝一张独立的小桌,剩下其他人二人一桌。

    汉人这边除了朱宏三,陪客的有巡抚张煌言、布政使刘祯、镇远侯顾兴祖、贵阳知府郑濂、朱宏三禁卫师师长韩三强。水西那边有安坤、安坤的老婆禄氏,还有安坤的亲信安重圣。

    朱宏三一看安坤的老婆走进屋里眼前就是一亮,以前朱宏三去云南出差,也嫖过苗族姑娘,但是不是苗族那就天知道了,不过安坤的老婆可是完全的那种少数民族的打扮。

    禄氏身高一米七左右,比安坤还要高上一头,身穿彝人特有的民族服装,排襟、前襟、后项圈和袖口用彩线挑有图案‘花’纹,下身穿有红白蓝相见的短裙,裙摆刚过膝盖,‘露’出一段雪白的小‘腿’。

    这种穿着在明朝士大夫眼中完全就是离经叛道,是要浸猪笼的。但是彝人民风开放,‘女’子穿成这样在正常不过了。

    屋中几个士大夫张煌言、刘祯、郑濂一看禄氏穿成这样,一个个都皱起眉头。这帮士大夫道貌岸然,可能背地里玩的更‘花’‘花’,但是表面上都要装出一副道德楷模的样子。

    朱宏三看到禄氏的相貌口水都要流下来了,这份穿着可比后世的齐‘逼’小短裙,实在让朱宏三心动不已。

    “安宣慰使,这位美‘女’是谁??!”

    彝人和汉人风俗不同,你去汉人家中做客称赞人家老婆漂亮那是羞辱,但是彝人你要称赞他老婆漂亮那是光荣。

    安坤听皇帝称赞自己老婆漂亮,心中大喜:“陛下,这是臣的夫人禄氏,她出自云南昭通,是当地土司禄光的‘女’儿,刚嫁给臣不到半年!”

    原来也是土司的‘女’儿,看来是强强联合了。朱宏三有一个致命的弱点就是好‘色’,现在看到这个彝族风情的美‘女’都迈不动步了,心中打定主意一定要把这个美‘女’‘弄’到手。

    朱宏三原本打算的是将安坤骗到贵阳,然后将他抓起来,接着剿灭整个水西安氏。但是现在看到禄氏,朱宏三心动不已,决定改变计策。

    朱宏三眼珠一转计上心头,朱宏三对安坤说道:“安宣慰使,这是朕第一次和安宣慰使喝酒,来!朕先干一杯!”朱宏三说完一口将酒杯中的酒喝干,安坤也是好酒之人,早就闻到杯中水酒的香气,现在看皇帝这样也一口干了。

    广东的酒经过蒸馏,喝的很好喝,但是可不是贵州这地方的米酒能比的。朱宏三不管前世后世,都是酒囊饭袋,红星二锅头都能喝二瓶,这种四十多度的白酒根本就是白开水。

    朱宏三看到安坤也干了,笑道:“安宣慰使果然是爽快人!三强,你是朕的爱将,你也和安宣慰使喝一杯!”

    韩三强身为军人,自然也喜爱杯中之物,以前军中严令不准喝酒,但是现在皇帝发话了,韩三强自然要大喝特喝。

    安坤和安重圣也算是‘挺’能喝了,但是第一次喝高度酒还是不太适应,没一会儿就喝多了,连带着禄氏也喝了不少。

    朱宏三看到安坤和安重圣喝的不省人事,禄氏也喝的醉眼‘迷’离,笑道:“看来你们还是不行??!来人!给安宣慰使找个房间让他们休息!”

    张煌言原本知道皇帝想要来一次鸿‘门’宴,将安坤抓起来,但是现在怎么变了?

    张煌言看到小太监将三人抬出去安置,赶紧问道:“陛下,不是将安坤监禁吗?为何不动手了?”

    “朕想到一个更好的主意,明天就会有结果!好了,朕也喝多了,你们都下去吧!”

    张煌言身为臣子,听皇帝这么说也没办法,只好带着几个文官下去。

    朱宏三倒是没喝多少,一共喝了不到半斤?;氐胶竺娑岳畛卸魉档溃骸案詹怕皇习仓玫侥歉鑫葜辛??朕要去探望!”

    李承恩一听皇帝这么说就知道今天禄氏要倒霉,但是他也不敢说什么,只好在前面引路将朱宏三引到一处房屋前面。

    “好了,老李你和‘侍’卫在‘门’外等候,朕有要事要办!”

    朱宏三说完推开房‘门’走进屋中,正看到禄氏四仰八叉躺在‘床’上,安坤也被安置在边上。

    朱宏三看到安坤也在这,心中骂道:这帮家伙,忘了让他们将安坤单独安置,现在这样怎能让朕如愿?

    朱宏三刚要叫来李承恩,将安坤在找间屋子安置,但是正看到禄氏那双洁白的小‘腿’就在自己面前,朱宏三实在忍耐不住,也不管边上的安坤了,扑到‘床’上狂‘舔’禄氏的小‘腿’。

    禄氏今天也喝了不少,但是还没到醉的人事不省的地步,她在睡梦中感觉有东西在‘舔’自己的小‘腿’,她还以为是家中的狗在‘舔’,不禁用脚踢了一下,骂道:“你个死狗子,还不滚开!”

    朱宏三被禄氏一脚踢个踉跄,站起来笑道:“你个小娘们,蛮子‘女’人果然风‘骚’!‘腿’还真有劲,不知道一会儿能不能夹死老子!”

    彝人并没有汉人穿内‘裤’的习惯,禄氏这么一动裙摆撩开,‘春’光完全展现到朱宏三眼前。

    朱宏三看到如此风光再也坚持不住,脱下‘裤’子就冲了上去:“你个‘骚’娘们,竟然勾引老子,那就不要怨老子辣手摧‘花’了!”

写私信

评论一下明末锦绣

462| 587| 805| 823| 88| 959| 754| 710| 186| 516|